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医护人员缪彩娟的女儿曾不解地问妈妈,“为什么要去做别人的妈妈?却不回来陪我?”缪彩娟回答,“因为园园更需要妈妈,我们要一起帮助他。”

新冠肺炎治愈者李女士出院后,给昆山市中医医院写来感谢信。马萍 摄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李女士说:“在我绝望的时候,医院成立妈妈团照顾宝宝,医护人员冒着可能被感染的风险,每天对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还给孩子带来了很多日用品及学习用品,每一个医护妈妈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把宝宝照顾得非常好。感谢你们!”

在大家的呵护下,园园很快适应了医院的新“家”,和大家也亲近了起来。有时,他还会嘟着小嘴和“妈妈”撒娇:“我想喝旺仔牛奶!”“这里的牙膏太辣了,我要用小孩子的牙膏!”“妈妈”们总是笑着说:“好。”然后想办法实现他的小心愿。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于是,8名护士组成的“妈妈团”充当起了园园的“临时妈妈”。因为园园曾和妈妈、奶奶长时间亲密接触,虽然没有任何症状,但出于安全考虑,还需要进行严密的医学观察,“临时妈妈”们决定对园园进行24小时全程陪伴和照料。

每天,护士们为园园制定详细的生活计划表,细心安排好测体温、吃饭、吃水果和小游戏的时间。还专门建了“临时妈妈微信群”,每位当值的“妈妈”都会仔细在线记录和分享孩子的点点滴滴:体温多少,胃口怎么样,吃了什么……看到护士们发来的小视频和图片,园园一家人的担忧烟消云散。

如今,对园园一家来说,好消息不断传来:园园的爸爸和爷爷在老家解除隔离,奶奶身体恢复得不错。园园妈妈说,等到全家人团聚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起到医院看望园园的“临时妈妈”,感谢“天使”们的温情守护。(完)

2月初,来自湖北的李女士和婆婆相继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被送往苏州市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这时,孩子的爸爸和爷爷还在老家被隔离,家里只留下5岁的儿子园园(化名)。“孩子太小了,没人照顾,怎么办?被确诊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焦虑。我当时一度崩溃无助。”李女士回忆。

近日,香港出现本地感染群组,涉及沙田沥源邨禄泉楼和葵联邨联悦楼。截至7日16时,卫生防护中心于禄泉楼共收回1382个深喉唾液样本,其中9个因为样本渗漏需要再次提交,1373个样本已完成新冠肺炎病毒检测,除6月2日公布的4个呈阳性反应的确诊个案外,其余样本均呈阴性反应。卫生防护中心于联悦楼共收回及检测2109个样本,没有样本呈阳性反应。

为了让园园感受到更多爱,护士们有的给他带来了绘本和玩具,有的为园园换洗衣物,有的陪他做小游戏……“大家都悉心照料着他、保护着他,甚至比照顾自己的孩子还尽心尽力。”陈峰英说。

正当一家人一筹莫展时,昆山市中医医院护理部8名护士组成了“妈妈团”。“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要给这家人战胜疾病的信心。”昆山市中医医院护理部主任陈峰英说。护士蔡璐说,“我也是妈妈,我家孩子和园园差不多大,不能让孩子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