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里即将率队征战欧冠淘汰赛

在2-1击败斯帕尔赛后,尤文主帅萨里表示他看到了球队的提升,也希望去根除防守上的弱点。他同时也提醒道,意甲冠军是目标,欧冠冠军则是梦想。

“上赛季我在切尔西征战欧联杯,取得了13胜2平的成绩,然而在某个阶段仍然面临出局的风险,得靠点球大战晋级。因此尽管整届赛事不败,而且赢了13场球,我们仍然有拿不了冠军的风险。”

萨里被问到,还要多久才能让人们看到球迷们和媒体期待中的尤文。“这取决于人们期待什么。球队在成长,我认为,也希望我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尤其是我们表现的持续性以及贯穿90分钟的比赛强度。在欧冠赛前三天来到这里,并且带着这样的专注度踢比赛,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因此能做到这点是向前的一步。”

谈到防守问题,萨里表示:“在比赛中的一些时候,我们防守很积极,因此去高位压迫对手。而不这么做的时候,我们就变得被动,然后又让对手射门很多次。我们从赛季初就有这个问题,目前它正被越来越限制到比赛中的多个时段里,而希望我们可以完全消除这个弱点。”

“好人”“老实”是他的标签,他低调得让人心疼!

据武汉市中心医院网站介绍,朱和平擅长眼底病诊断治疗,眼前后节激光治疗。

萨里认为尤文的表现在提升

上午,记者从武汉市中心医院多位医生朋友圈得知,3月9日,该院返聘专家、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新冠肺炎去世,同事、朋友们纷纷哀悼。

我们拿不准的,都会跑去门诊向他请教,每次找他加检查,他都说没事。这么大的年纪,他还一直坚守岗位,明明就是该在家享清福的年龄。

“这和我们上一场球一样,很多的得分机会,但我们让比赛悬念留到了最后。我的感觉是球队明显提升了,没能彻底杀死比赛只是个遗憾。看到我们以一定程度的持续性创造机会是好事情,包括过去三场比赛7次打中门框。”

老黄牛是他公认的标签。

朱和平主任,一直勤勤恳恳,默默无闻,兢兢业业。作为返聘专家,挑起眼科的造影和激光的重任。

同事追忆:低调得让人心疼

下午有空时我总喜欢晃到造影室,跟他一起看片子,讨论,向他学习。临走时,我跟他说朱主任我走了,他还跟我说一声,你辛苦了!科室业务学习,他作为退休的老主任总是积极参加。分发盒饭,他从不主动来拿,总怕年轻人不够,经常是我们拿给他,他坐在他的机器前默默地吃.……心乱如麻。

无论何时碰见他,我喊他一声朱主任,他就赶紧弯下腰,笑盈盈的回应。无论何时找他加造影,加激光,他从不拒绝。我碰到疑难的眼底病例总喜欢带着病人去找他,他来者不拒。

长歌当哭,送别敬爱的朱主任!您一路走好!天堂里再也没有病痛!

“我们的目标必须是意甲冠军,而欧冠是一个梦想。人生中为了追逐梦想而错失了目标,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坏事。杯赛的问题在于淘汰赛的比赛场次非常少,而每场都可以是决定性的。这是一个10-12支球队都有望夺冠的赛事,因此最终夺冠的球队不只是最好的,也是最幸运的。”

同事追忆:老黄牛是他公认的标签

据该院一位专家介绍,朱和平67岁左右,系返聘专家,一直在南京路眼科门诊工作。她沉痛表示,朱和平是一个极其安静的老实人:“安静地给人看病,安静地跟人谈话,安静地戴上老花镜,安静地交给患者处方。安静地感染上病毒,安静地在家隔离,安静地因为病情加重来到急诊,安静地住进重症监护室,最后今天安静地离开了人世。”

延伸阅读 武汉中心医院又一眼科医师染新冠去世 系退休返聘 医生一月接诊三千人家中猝死 复议后终获工伤认定 殉职医生梅仲明和妻子最后一次通话只能眨眼回应

“如果VAR而不是主裁判可以做出决定,那么看起来是很大的不公。这种情况下,那主裁判为什么还要在那里呢?(主裁)拉彭纳赛后跟我解释了,说这是规则里写的。对此我并不认同,但它就在那里头。”

比赛中斯帕尔获得了一个点球,当时主裁与VAR的耳麦交流和赛场上的录像即时回放都出了故障,因此由视频助理裁判决定鲁加尼犯规,判罚了点球。萨里表示:“我们被吹了很多点球,考虑到我们在禁区外进行防守的倾向,这个数量是不寻常的。今晚当VAR故障的时候,我们却被VAR判了一个点球!要是反过来,我大可想象到他们会说什么…”

26天武汉市中心医院3医生去世 院内医护感染严重 这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因新冠肺炎去世的第3位医生。此前,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和甲状腺乳腺外科党支部书记、主任江学庆,感染新冠肺炎后经全力抢救无效,分别于2月7日和3月1日去世。从李文亮医生去世算起,短短26天,已有3名医生因感染新冠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