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历史上,中医药在治疗疫病上有独特的经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党和国家非常重视中医药抗击疫情的作用,组织国家中医医疗队驰援湖北。通过治疗,许多患者症状明显好转,治愈出院,广大奋战在抗疫一线的中医师功不可没。

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李军昌——

“非典之后的携程会更好”,是当时携程内部最重要的口号。不过此次,梁建章表示,新冠肺炎和2003年非典疫情相似度很高,但2019年的经济环境,文旅产业规模、发展水平与2003年已然大相径庭,2019年服务业占GDP份额已经过半,所以无论从体量上还是比例上,再加上叠加春节时点、世卫组织列入PHEIC、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以服务性经济为代表的文旅产业受到此次疫情的影响会高于2003年的非典疫情。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肿瘤血液科主任医师许树才——

比如,《隔离的经济账》一文从人均寿命角度看防疫措施,提到如果对每一个流感的人(也就是10%的人口)都隔离14天的话,仅这些人就会损失1%的GDP。1%看似不多,然而这一数字背后,是餐饮、零售、旅游等行业的巨大牺牲,也是基础设施的倒退。

国家中医医疗队(湖南)队长朱莹——

穿上厚厚的防护隔离服,还要戴上一层又一层的手套,给脉诊造成了不便。“我开玩笑地对同事们说,‘患者的脉好像都变细了’。”朱莹说:“不过,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诊合参,脉诊的时候,多切一会,再结合问诊、看舌象等,基本都能做出准确诊断。”

“以上海为例,本来政府层面的要求是重点地区(比如湖北)来沪人员应隔离14天不得外出,但具体落实到基层时,很多小区就要求只要是从外地甚至外国返回的人员,一律需要在家自我隔离14天,这让许多居民不得不放弃正常的异地出行。

梁建章认为,在这一思路下,外来人员的隔离时长问题就需要重新思考。建议可以将非重点疫情地区外来人员的隔离时间从14天降为7天,风险可下降70%至90%,同时明显降低对于经济和生活的影响。国内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已经可以提供本人“14天内到访地查询”服务。可以帮助有关部门提高对流动人员行程查验的效率,对重点人群进行排查,实施精准防控,特别是有助于做好当前形势下的复工复产。

梁建章提到,要避免KPI式隔离政策带来的负作用,最根本的办法是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场所的风险高低从顶层设计一套执行标准,在疫情防控与恢复正常社会秩序之间寻找到平衡点。

感染二科的病人多数年龄大,基础病变多,病情重。中医需要望闻问切,过程复杂。为了给一位80岁老人拍X光片,李军昌专门参加培训,把20多个步骤逐条记下来,拍的时候,不断调整角度,把球管放在最精准的位置,终于拍出了清晰的光片。

2月26日,湖北武汉江夏方舱医院首批23名患者康复出院,其中有朱莹所在的湖南中医医疗队负责的14名患者。

疫情之后的旅游业会更好吗?

而对于现金流、机酒业务、退款订单数量及占比、以及广告收入等具体数据,由于携程将在3月19日发布2019年全年财报和2020年预期,目前处于财报静默期,未能给予回答。腾讯证券根据携程最新发布的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携程现金、短期投资及持有至到期的定期存款和理财产品余额折合人民币大约610亿元。

不过,在梁建章看来,也无需对现状过于悲观。综合研判宏观部门和各方面的信息,如果疫情在一季度得到控制,二季度GDP 会步入恢复期;如果疫情冲击经济持续到上半年,国民经济将从第三季度开始恢复增长。梁建章表示,不管是哪种情况,旅行行业的韧性是非常强的,不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

2月14日,首个中医方舱医院——江夏方舱医院正式启用,江苏省常州市中医院主任中医师陆炜青是第一批进舱收治患者的医生。每次进舱,8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对于年近50岁的陆炜青来说挑战不小。

此前,旅游酒店业通常被认为是典型的通过线下场景来实现的行业。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携程开始往“线上经济”的方向发力,于2月19日推出“云旅游”,宅在家中也能看到国内外的各色风景,并计划在近期进一步尝试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

除了携程创始人之外,梁建章有另一个同样耀眼的身份——人口专家。他最近发表了多篇文章,从经济的角度谈论防疫措施,提出:一刀切式的隔离对于经济伤害非常大,并且终会以某种方式影响人均寿命。

梁建章提到,退订潮给整个行业都带来了非常大的资金压力,对中小企业的冲击更强。当下生产和服务行业处于半瘫痪状态,虽然近期的疫情防治形势已逐步好转,但仍有很多企业迟迟不能完全复工。同时,消费信心还有待恢复。

虽然很辛苦,但陆炜青觉得努力并没有白费,他看到了更多患者康复。江夏方舱医院收治的所有患者通过中医治疗后,没有人病情发生恶化,每个病人都在好转。

“当年武汉培养了我,今天我定不负武汉!”李军昌说。

有位59岁的患者张女士,一度让朱莹很揪心,“两天两夜呕吐,一点东西也进食不了。”为此,朱莹和同事想了各种法子,“我们及时调整药方,用药两天后情况明显缓解,经检测各项指标转为正常,近期可以出院。”

梁建章提到,裁员和降薪不会是携程应对危机的第一选择。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将依靠健康的财务状况和金融能力度过这段时期。

根据俄罗斯防疫指挥部7日公布的最新数据,在24小时内,俄罗斯境内新增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1154例,累计病例增至7497例,死亡58例,治愈出院494例。

参考非典的情况,疫情之后旅游行业或许会重新迎来井喷。但在这之前,如何应对业务停摆和资金断流的情况,各方面都在考验企业自身的综合实力。

许树才介绍,每次查房自己都要与患者近距离接触,问诊时要求患者摘掉口罩,查看舌苔脉象,从而对症下药。“新冠肺炎病情相对复杂,症状不典型的较多,在发热之外,还有拉肚子、肌肉酸痛等症状,这在客观上加大了用药的难度。”

对中小旅游企业的影响?

疫情对于旅游业的影响是全产业链的。航空公司、大型酒店集团、龙头OTA平台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相较之下,中介供应商的体量要小很多。

在许树才负责的重症病区,通过中西医结合治疗,已有不少转为轻症。“一开始有些患者持怀疑的态度,但症状明显改善后,态度180度大转弯,说自己爱上了中医。”许树才说:“让中医药在抗疫一线发挥应有的作用,这就是我的心愿。”

在采访中,梁建章提到,旅行行业的韧性是非常强的,不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乐观预计,行业最早在“五一”假期就能够迎来第一个复苏节点。

在查房时,病人得知他是在武汉学的中医,感觉更亲近了。一位大爷说:“虽然你穿着防护服,我看不清你,但你是军人,还是中医,我相信你!”去武汉时,李军昌带上了同事紧急赶制的几百个用中药制成的香囊给患者,患者们都说:“用了提神醒脑,很喜欢。”

“通过使用中医药的方法,患者症状普遍得到了缓解。”1月18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肿瘤血液科主任医师许树才主动请缨调往发热门诊,以中医药诊疗方案救治患者。“许多患者是典型的发烧咳嗽,吃了西药不见效果,我们就用中药。”许树才说。

陆炜青记得,有一位刚来方舱的患者有胸闷心慌症状,吃了中药,再加上穴位按摩和心理疏导,症状消失了。他介绍,目前自己所在病区的100多名患者中已有十几名治愈出院。

1月20日的一次接诊经历让许树才印象深刻。“那是一位有西医学习经历的年轻女患者,感染后服用抗病毒和消炎类西药,但高烧依旧不退。”许树才开了10服中药,3天后患者的症状基本缓解。

今年57岁的朱莹是湖南中医药大学附一医院内科主任医师,在收到动员令的时候,尽管身体状况并不好,家中母亲也在病危中,她还是坚决来到了武汉,“我相信通过中西医充分结合、系统治疗,一定能帮助武汉人民早日战胜疫情。”

32年前,空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中医科副教授李军昌曾在湖北中医学院学习。武汉,有他熟悉的人,怀念的校园,爱吃的热干面。得知疫情后,他就投出了请战书。

作为人口学家的梁建章,如何看待当前的隔离政策?

国家中医医疗队(江苏)队员陆炜青——

同时梁建章也表示,身处此次疫情受灾最严重的旅游行业,非常欢迎和感谢国家相关部门有相应政策能够给予资金支持。

2月17日,李军昌作为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到达武汉,担任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感染二科副主任,负责3个病区约170位患者的中医药诊疗方案的制定。培训结束,他和新战友第一批“冲进”病区,迅速开展收治工作。结合发现的问题,他们提出三点建议:病房管理实行中西医结合模式,治疗用汤剂基础方与免煎颗粒的辨证变化方相结合模式,成立“中医药诊疗指导小组”。

有一天戴的口罩型号不合适,在舱内的憋闷感比以往强烈很多,陆炜青一度有些缺氧,呼吸不畅。当天有12位患者需要采集咽拭子标本,还有一批患者要交接到其他病区,工作量很大。护目镜也逐渐有了雾气,为防出错,陆炜青不得不闭一只眼去核对病例。等忙完手头工作,时间已经过去了6个多小时。

绍伊古7日主持召开俄军抗疫主题会议时作出上述表态。他说,根据总统普京命令,俄军于3月25日至28日进行抗疫准备情况检查。检查结果证明,俄军已做好抗疫准备,能够应对任何疫情发展情况。

绍伊古说,俄罗斯国防部已成立军队抗疫指挥部,各军区、兵团也成立抗疫小组。俄军还成立49支机动队,可视情随时开赴各地参与疫情抗击工作。此外,俄军将于5月15日之前建成16所方舱医院。

公司现金流方面,梁建章同时也表示,身处此次疫情受灾最严重的旅游行业,非常欢迎和感谢国家相关部门有相应政策能够给予资金支持。而对于携程是否回港上市,梁建章则未给予回应。

除了隔离政策,一些小区还推出了临时通行证、出入证和宵禁等措施,类似情况也正在各地工业园区中出现,阻断了正常的人员流动,摊薄了基层防疫资源并且也让基层防疫人员承受着高压。

陆炜青出方舱时,碰到了准备进去帮忙的另一位医生。原来,同事以为他体力不支,撑不住了。“把口罩拿下来的一瞬间,空气一进来,感觉能够通畅的呼吸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陆炜青说。

与非典时期有何不同?

当前社会面临着开工严重不足的情况,因为很多工人都在春节过后刚刚返程,强制隔离14天的政策,就意味着劳动力缺口至少在两周内无法得到填补。与之情况类似的,还有一系列急需生产当下紧要物资的企业。对于难以实施“居家办公”的传统制造业来说,隔离政策目前就是恢复产能的最大障碍。“

梁建章在采访中表示,当前某些隔离政策更多是从当地自身的指标(“KPI”)考核角度出发,忽略了对实际情况的考量。当“KPI”分包到各地基层时,隔离政策可能会被层层加码。

黄金概念、工程机械、猪肉等表现强势。

按非典的经验数据判断,乐观预计:行业最早在“五一”假期就能够迎来第一个复苏节点,接下来还有暑期、“十一”黄金周。2003年6月底非典结束,7月全球旅游市场就迎来了第一次复苏:当时携程机票订单成交量同比增长200%,环比增加82%,比非典前的那个月增长了31%;10月,国内迎来第一个黄金周,数据同比增长200%。第二年“五一”黄金周井喷式增长,全国旅游收入和人数在2004年创下了历史新高:11亿出游人数,4000多亿元旅游总收入。

如何看待此次疫情对于旅游业以及宏观经济的影响?

接诊上千例病患后,许树才也在不断思考如何提高中医药治疗的效果。“目前看来,‘一个方子打遍天下’还不可能,在特定的阶段用特定的药,疗效才能更好,在这个过程中,也在不断推动中医药发展。”

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因此推出了“同袍计划”以扶持中小企业,包括10项具体措施,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重点从流量、佣金、结算周期这些方面扶持平台商家。

梁建章明确表示,裁员和降薪不会是携程应对危机的第一选择。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将依靠健康的财务状况和金融能力度过这段时期。

梁建章认为,这场疫情对于全球旅游业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视。截至目前,仅携程平台就已取消了数百万出行订单。据他预计,短期来看,疫情期间旅游业的损失或超万亿;全年来看,影响或将达到全国GDP的10%左右,损失或将超十万亿。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行业为了缓解疫情带来的冲击,纷纷在线上下功夫。例如地产企业有云看房、租房,携程也在这方面采取了措施。

谈到疫情对于旅游业和宏观经历的影响,梁建章预计,疫情期间旅游业的损失或超万亿,疫情产生的全年影响或将达到全国GDP的10%左右,带来的损失或将超十万亿。

携程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著名的人口学家梁建章如何看待这次疫情给旅游业以及携程带来的又一次风浪?携程将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措施?此次疫情与非典时期又有何异同?一直研究人口问题的梁建章又是如何看待当前的隔离政策?就上述问题,梁建章与腾讯财经进行了深入探讨与分析。

(记者 申少铁 李龙伊 韩 鑫 生命时报记者 张 健 董长喜)

在隔离病区,朱莹查一次房就要3个小时,衣服总要被汗水浸透。“看到患者可以开心出院时,再辛苦也值得了。”朱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