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6月4日,乐信发布2020年一季度财报,即便受疫情影响显著,但各项数据依旧增长强劲。

该季实现营收2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9%,无论是规模还是增速都稳居行业首位。营收增长之下,促贷规模增长超预期,Q1促成借款金额达341亿元,同比增长69.7%,高于此前预期320亿元,在疫情之中乐信业务韧性较强。

新消费贴合当下以年轻人为主的消费群体。

在此背景下,加之行业进入门槛低,如果梦天家居不能通过研发、服务、品牌、渠道、设备升级改造、人才、管理等层级提升复合竞争力量,以其0.19%的市占率,随时存在被边缘化或挤出的风险。

对于此番IPO的目的,梦天家居直白的表示,“靠银行贷款和内部积累远远无法解决资金短缺困难,而且有息负债比重偏高,会加剧财务风险,影响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因此,公司急需改变原有的融资方式,通过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来满足公司持续发展的需要。”

梦天家居成立于2003年,主要从事木门、柜类、墙板等定制化木质家具的设计、研发、生产和 销售,为消费者提供家居的整体空间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梦天家居称其在中国木门行业有杰出的表现和重要的影响力,按木门生产规模和市场销售量,2017—2019 年度连续三年在国内家居行业同类企业中排名前三。

有介于此,各地政府纷纷推出消费券,鼓励居民消费;电商平台借助节日促销,降低消费门槛,这些措施都是用短期刺激唤醒消费,见效虽快,但不可持续。

分期乐通过电商形式,满足年轻人对数码、娱乐、培训业务的需求,通过分期的消费场景,解决使用者短时间资金流问题,同时引导他们建立良好的消费习惯。

一直以来,梦天家居在广告宣传方面不遗余力,大方撒钱。除了斥资千万邀请天王刘德华做代言,还在包括高铁、机场、网络等多渠道展示自我,以及通过大赛赞助、演出赞助等活动扩大品牌影响力。

眼下,个人消费面临资金流短缺、收入受疫情影响产生波动、收支时间差等问题困扰,使得个人消费对价格更为敏感、犹豫期更长,原本递延的消费进一步拉长。

深耕年轻人还体现在就业服务方面,乐卡APP在两会之下推出针对年轻求职者的“就业大礼包”,上线面试技能培训、行李寄送、租房搬家、出行等,帮助年轻人重拾工作信心,及早走出疫情阴霾。

公司在招股书中提及,“正准备高新技术的复评申报工作,如果未来公司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条件,或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将对公司的经营成果产生一定的影响。”

近日,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梦天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天家居”)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募集资金9.8亿元,主要用于年产37万套平板门、9万套个性化定制柜技改项目,智能化仓储中心建设项目,品牌渠道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令人意外是,虽然整体营收情势不容乐观,但梦天家居的净利润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涨的非常好。

偿债能力远低于同行,股权高度集中存风险

报告期内,公司来自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的金额分别是688.11万元、2025.19万元和 2832.65万元,占净利润比例为9.99%、21.49%和15.10%。作为增厚利润的方式,一旦相关优惠政策不具有可持续性,可能对其业绩造成影响。

可以将账面亏损理解为乐信以牺牲短期盈利为代价,选择拥抱用户的方式渡过难关。

经过两年整顿与出清后,近期银保监会联合六部委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释放积极信号,明确互联网助贷平台的社会价值,银行+第三方机构模式终于等到绿灯亮起的那一天,新消费呼之欲出。

疫情期间乐信减免各项息费、服务费共计3.4亿元;社会捐助1500万元、响应政府号召发放消费券2500万元以及额外增加疫情特殊专用拨备9亿元,导致净利润亏损6.78亿元(录得净利润1.67亿元)。

相比之下,江山欧派、索菲亚、欧派家居、顶固集创最近三年的广告宣传费占比均在2%-4%之间,都低于梦天家居。

节流有招数,净利润大幅增长

由此可见,无论是长期偿债能力还是短期偿债能力,梦天家居都存有压力。而截至2019年末,梦天家居需要在1年内偿还的流动负债高达6.48亿元,但公司账上现金只有2.49亿,剩余的3.98亿资金从哪来呢?说到这里就不难理解其上市的紧迫性了,寄希望于通过股权融资获得无息负债来偿还其有息负债。

缘何在不增收的情况下却能大幅增利?抽丝剥茧,政府补贴和税收优惠、以及多管齐下的节流招数为梦天家居业绩贡献了肱骨之力。

核心产品收入逐年下滑,市占率不足0.2%

无论是规模还是增速,短期消费贷规模无法释放限制了消费复苏。相反中、长期消费贷流向房地产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持续占据居民收入,降低了全社会的资金流动性。两个反映社会购买力的指标透露出个体消费情绪持续低迷,这是制约经济复苏的重要障碍。

节点财经注意到,梦天家居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于2017-2019年间享受15%所得税优惠税率,提交招股书时,该认定已到期。

不仅仅是针对年轻人,新消费平台在疫情之中对于部分资金链吃紧的家庭与个人同样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乐信最近联合深圳南山区和品牌企业推出“线上购物节”,由平台、银行以及品牌方共同承担部分成本,服务大众,有效释放潜在购买力。

然而,从招股书透漏的数据来看,营收陷入停滞,尤其是核心产品门扇收入逐年下滑,产能利用率不足、资产负债率高企……种种迹象都表明,这家即将冲击资本市场的公司面临的阻力不小。

乐信这些针对疫情、贴合年轻人喜好的外部合作,为自身带来可观的数据增长,比如会员消费人数、次数、金额三项指标,在二季度都增长强劲。4月相较上月环比分别增长141%、260%和846%,其中金额增幅最为显著。

具体到产品方面,于上述报告期内,梦天家居核心产品门扇销量逐年减少,分别为64.6万套、50.95万套、45.61万套,两年少卖近20万套,销量降幅高达30%;对应的销售收入为12.33亿元、10.12亿元、9.73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为83.67%、76.93%、74.05%。

与此同时,门扇产能利用率也从2017年的91.32%下滑至2018年的74.12%,并进一步降低至2019年63%。

其次,期间费用由2017年的3.31亿元减至2019年的2.92亿元也出力不少。其中,又以广告宣传费降幅最大。

今年以来,多家大型基金开始增持像乐信一类的“后浪”企业,侧面印证资本看好面向年轻人的新消费行业。

2017-2019年,梦天家居在广告宣传上共花出去0.91亿元、0.82亿元、0.49亿元。于2019年,公司大幅压缩该笔费用,停止了在机场投放的广告,减少了演出赞助、大赛赞助等活动,导致广告宣传费较2018 年度减少 3292.19 万元,降幅近40%。

后疫情时代各个行业想要走出困境都不容易。

到底梦天家居的偿债能力如何,我们不妨从招股书中透视一二。

最近各地用政策引导的方式激发市场活力,复工复产之后,随着居民收入重回正轨,如何释放递延的消费成为接下来亟需解决的难点。

从长期来看,拉动短期消费需要金融服务机构为市场注入活力。虽然传统银行最近几年零售业务有了长足进步,但却很难触及规模庞大的“下沉”市场。而新消费平台凭借AI与大数据等技术优势可以补足短板,实现点对点突破。

以新消费服务平台乐信为例,分期乐业务完全贴合年轻人偏爱分期付款的消费习惯。尤其是学生群体很少接触银行、信用卡,加之心智不成熟,需要有专业服务机构培养正确的消费习惯。

几年稳健发展,新消费平台走向成熟,风控能力补齐之后已具备助力消费复苏的能力。

作为公司传统优势产品以及最重要的利润来源,木门收入的下滑无疑值得警惕,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梦天家居主营业务已碰触到天花板,未来可持续盈利能力令人堪忧,或影响投资者对公司内在价值的研判。

后疫情时代,新基建与新消费是恢复经济增长的两条腿,扩大内需与消费复苏同时被提上日程,依靠自身特点与科技优势可以弥补当前微观层面的资金缺口,解决促进消费过程中的点对点难题。

值得一提的是,使用互联网分期产品的年轻人,往往是那些拥有更强就业信心和收入信心的人群。但他们对未来确定性收入的信心,并不能解决当前资金不足的尴尬,分期付款则能打消其中的时间差,缩短消费的递延周期。

分期付款因为自身特性,可以最大释放社会购买力,因为它能双向缓解资金与借贷方短期流动性问题,即让钱去需要它的地方。其次,对年轻人而言,分期能将单笔消费碎片化,从而完成消费目标,也可以培养他们合理支配资金的习惯。

央行公布的历史数据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当前个人消费疲软的症结所在。近五年前四个月住户短期消费贷的情况可以看出,经过2017-2018年高增长后,去年增速开始下滑,今年受疫情影响首次出现负增长。

另外两项核心数据也录得同比增长。用户规模达到8420万,同比增长99.7%,用户规模和增速均创历史新高。在用户数大增的推动下,截止一季度,乐信在贷余额为585亿元,同比增长67.2%。

后疫情时代对于乐信来说既是机遇,也是考验。无论是横向拓展生态还是纵向深化业务,新消费平台解决传统金融机构业务盲点的属性越来越明确,激发主要消费人群的效果显著。

简单测算,这一刀砍掉的近40%费用,就给梦天家居贡献了约3300万元的净利润差,相当于当期利润增长部分的35%。

乐信自研的“灵犀”AI智慧平台、“鹰眼”智能风控引擎、“虫洞”小微金融资产处理平台三大核心技术系统,覆盖获客,风控与服务三个环节,不仅降本增效,而且显著缩短用户申贷周期,使得消费转化更快。

虽然梦天家居表示建立了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通过并实施了公司《章程》、《关联交易决策制度》、《独立董事工作制度》等保障权利制衡的制度,但在一股独大的情况下,董事会、监事会和股东会形同虚设,很容易滋生“内部人控制”问题,导致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损害公司及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

这类人群对价格较为敏感,偏好积分换购,乐星积分打通线上线下商户的积分体系,目前累计服务人数超过610万。消费方式的改变既为商家带来机遇,为消费者带来实惠,同时还能增加平台粘性。

无论是360金融还是乐信这类平台对于社会来讲起到了资金流“海绵”的作用。

若把宏观经济比作动脉,那么个人经济就如同毛细血管。疫情加剧了毛细血管阻塞,要想迅速激发消费潜能,恐怕先得解决居民短期消费能力的问题。

更为尴尬的是,在相关机构发布的2019年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500强首选服务商品牌“门类”前10名榜单中,梦天家居未在其中,而在“子分类—木门”榜单中,“梦天”品牌也仅位列第4,品牌首选率为9%,远低于第一名的江山欧派16%。

会员制带来的高性价比正向提升业务规模。在Q1季度在用户数同比增长接近翻番的情况下,带动借款规模同步增长,是助推公司业绩回暖的主要动因。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梦天家居股权高度集中,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余静渊、范小珍夫妻二人直接和间接合计拥有该公司发行前98%的表决权。

市场监测与分析机构尼尔森日前报告指出,年轻人是当前中国主要消费人群,其中有将近86.6%的人在使用信贷产品,其中46%的人使用信用卡,更多的人愿意使用互联网分期消费产品,使用率达61%。

另外,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和管理费用也较2018年分别减少约250万元和568万元。

主营业务核心数据增速加快之下,作为新消费平台的乐信在疫情之中还反哺了社会。

平台具有融合线上线下的能力,乐信先后与腾讯、美团、网易、沃尔玛、屈臣氏等年轻人追捧的品牌合作,准确触达该群体对品质与服务的消费需求。

对此,梦天家居在招股书中解释到,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精装房及销售渠道多样化影响下,以经销商渠道为主的零售模式受到一定冲击;二是2017年其全部改为生产水性漆产品,初始质量尚未稳定,一定程度影响公司木门类产品销售拓展;三是定制家居品牌商进军全屋定制领域,木门类产品市场竞争加剧。

01经济复苏亟需提振消费

长期偿债能力上,截至2019年末,同行业的江山欧派、欧派家居、索菲亚、顶固集创4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7.29%、46.90%、32.22%、32.07%,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4%、35.53%、39.62%,梦天家居的资产负债率79.8%、74.23%、58.2%,远远高于行业均值及可比公司。

不过,和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砍伐生猛的梦天家居在其广告宣传费用投入上仍处于高位。报告期内,梦天家居广告宣传费占营收比重分别为6.12%、6.06%和3.61%。

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14.82亿元、13.45亿元和13.48亿元,2018年较2017年下降9.28%,2019年较2018年微微增长0.26%,呈现出停滞不前甚至每况愈下的状态。

2017年乐信CEO肖文杰接受“爱分析”采访被问到关于行业“创新”时,他的回答出人意料,坚信金融创新在一定程度上是突破监管规则,技术是为金融服务的工具。几年时间乐信稳扎稳打,依靠长期思维与技术研发,新消费平台的各项潜能逐一解锁。

比较诡异的是,一边压缩广告宣传费,另一边又表示要将募集巨额资金中的2.5亿元用于品牌渠道建设,这似乎说明梦天家居已意识到靠压缩费用提振利润非长久之计。

乐信研究院最近一份报告通过调研得到的数据与尼尔森的报告基本吻合。调研报告提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花未来的钱,为今天的消费买单”,65.6%的年轻人愿意使用分期付款缓解资金流压力。

2017-2019年,梦天家居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69亿元、0.94亿元和1.88亿元,2018年较2017年增长36.23%,2019年较2018年增长100%,其变化趋势基本和营收相悖而行;同期毛利率一举摆脱落后,从27.88%上升至38.25%,2019年高于行业均值2.27%。

但颇为尴尬的是,这个所谓的重要影响力,体现在市场占有率上仅0.2%左右。2017-2019年梦天家居的市场占有率仅为0.22%、0.19%、0.19%。

当前社会主要消费群体是年轻人,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唤醒社会消费能力并不难。社会需求与政策松绑,依靠技术崛起的新消费完全可以成为经济复苏的重要推力。

节流措施方面,报告期内,梦天家居营业成本由2017年度的10.69亿元降至2019年的8.32亿元,两年减少超过2个亿,主要系门扇、门套、线条三类产品的销售数量逐年减少,使得主营业务成本呈逐年下降态势。

新消费平台凭借技术优势在于高服务效率,弥补了传统银行零售业务周期长、难以触达下沉市场的短板。

而乐信的会员制载体是乐卡APP,调研报告显示,使用乐卡APP的人群比不使用人群,月消费频次平均高出52%。截至一季度末,乐信付费会员产品已服务近200万人次,商城复购率达63.5%。

除此之外,减员也是梦天家居压缩成本的途径之一。从梦天家居的招股书中可见,近三年员工人数每年以10%左右的幅度在递减。2017年末为4053人,2018年末为3658人,2019年末为3195人,三年少了858人。

大致可见,这是一个极度分散的市场,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家具制造企业通过转型涉足该领域,竞争将异常激烈,就像梦天家居在招股书中所述,“我国整体家居行业发展相对较晚,大部分企业成立时间比较短,企业管理水平、制造工业化水平落后,技术开发能力不强,优势不明显,导致产品同质化程度高,行业竞争格局混乱。”

新消费是由下而上的改变国民经济增长方式,消费逐渐被释放之际,我们离经济全面复苏便不再遥远了。

可以说,会员制发掘消费潜力的优势展露无疑。

先前,乐信旗下分期乐小贷、乐信融担相继获批接入央行个人征信系统,在有序市场环境下,新消费行业还拥有更广阔的成长空间。

银行与互联网融合的步伐越来越快,消费侧需要多样化的金融服务。

乐信CEO肖文杰对Q2季度持乐观态度,预计促成借款金额将超过380亿元,同比增幅超过46%。透过乐信数据可以一瞥新消费平台在促进消费、解决当前微观经济困境的作用相当明显。

短期偿债能力上,如上图所示,于2017-2019年,梦天家居流动比率分别为 0.48 倍、0.51 倍和 0.57 倍,速动比率分别为 0.19 倍、0.34 倍和 0.42 倍,均处于较低水平,和行业均值差距甚远。